离婚风波

2017年07月25日 17:16 作者:王萍 来源:凤县支公司 点击:[]

张大妈退休十多年来,一直保持着晨练的习惯,早上6点,她就出门了,远远地,张大妈看见小丽(化名)抱着孩子小胖从楼门口走出来,张大妈不由地紧走了几步。小丽是县医院护士,丈夫杨晓勇在县广电网络公司上班,小两口结婚搬来三年多了,对人热情、有礼貌,平时没少给左邻右居帮忙,和楼上楼下相处很好。

这时,小丽说:“大妈,让小胖在你家玩会儿,孩子昨晚有点发烧,我去医院取点药就回来”,张大妈听小丽说话声音和平时不一样,看了看,发现小丽神色黯然,眼睛红红的。张大妈忙说:“丽,你脸色咋这么差?”想到今天是周末,就又顺嘴问了句:“晓勇呢?”哪知道小丽的眼泪“叭嗒嗒”就掉了下来,一边掩饰的走开,一边说了句“人家心里哪还有这个家呀,说不准外面都有人了,这样瞒来骗去过日子,不如离了算了。”张大妈一惊,看着小丽匆匆离去的背影,思量了一会,抱着小胖向小区外面走去。

10点半左右,小丽家的门铃响了,打开门,小丽看见父亲站在门口。小丽一惊:“爸,你怎么来了?我妈谁在照顾?”她知道,自从五年前母亲因脑梗引起偏瘫卧床后,一直是父亲不离左右照管,没有要紧的事,父亲很少出门。“张大妈在家里陪着你妈,我出来一趟”,父亲只回答了小丽的第二个问题,便坐在沙发上,许久不说话。小丽叫了声“爸?”父亲好似回过神来,站起来缓缓走到窗边,推开一扇窗户,点了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,说:“丽,你要和晓勇离婚?”

“是的,爸。本来不想让你和妈担心,可要离了,也瞒不住”。小丽回答。

父亲的肩头抖动了一下,又深深吸了口烟。“晓勇工作忙,对家里照顾的可能不是十分周到”?

“这不是原因。自打我和他认识、恋爱,我就知道他工作忙,那几年时常下乡实施网建项目、入户工程,栽杆架线、调试安装,从早到晚,一干就是个把月,遇上地震、水灾抢通信号、恢复重建他都冲在最前面,那时候我就看上他能吃苦、有担当。后来结婚了,他也通过努力,竞聘上了单位运维部部长,责任大了、担子重了、他更忙了。值机、检修、维护、排查故障、安装……,冬天,电杆上厚厚的一层霜,为能及时排除故障、恢复信号,找了些柴禾、麦草在杆不远处煨了些小火,把霜化开,带着脚扣上杆干活;夏天,高温天气顶着大太阳熔接、施工更是常事,肩膀、胳膊上晒褪几层皮,带回来的工作服上,印满了汗盐渍。不管三九天、三伏天、刮风下雨,故障电话一响,就是天上下刀子也得出发,遇到光缆中断等紧急故障,不管白天晚上,手里有天大的事也要立马放下,赶到现场组织抢修。尽管他回家不说,我知道他很累、很辛苦。我也心疼他,怀孕期间,我基本上是自己照顾自己。去年孩子出生,晓勇单位实行网格化管理,客户服务进一步延伸,管理服务更精细,他是中层,主动划分了最远的片区。记挂着这家电视费用快到期了要电话提醒、那家留守老人遥控器坏了要帮着给买、这家要安装副机、那家线路老化了需要更新……,这是工作和责任,我理解,我在家苦点、累点都没什么,我就是不能接受他骗我。昨晚,他说在机房值班,半夜孩子发烧,家里备用药过期了,我想带孩子去医院,又有些害怕,情急之下给他值班室打了个电话,谁知,是他同事尹刚接的电话,我没说什么就挂了。他每周都要在机房值两晚班,我从未怀疑过什么,这次我在想,他机房值班是真的?还是……”

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,小丽委屈地失声痛哭。

父亲走过来,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:“我和你妈也很自责。这些年你妈妈身体不好,我们不能腾出手来给你们帮忙带带孩子、做做家事,反而要拖累你们。但从你第一次带晓勇回家,我就相信晓勇是个好孩子,晓勇工资不高,可他每月一分不少的交给你,偶尔有点奖金,他给我们老人、给孩子、给你买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就舍不得给自己花。逢着休息一天,他过来帮我做这做那,再三嘱咐我把体力活留着他回来做,你妈哪次去医院检查不是晓勇背上背下?哪次住院不是晓勇白天上班、晚上在医院守通宵?丽,可不能委屈了晓勇,这件事,你交给爸爸。”说完,开门离开。望着爸爸已微驼的背影,小丽泪如雨下。

晚上21:00时,小丽抱着孩子从张大妈家出来。走上六楼,小丽意外地发现,晓勇单位的陈姐和严师傅等在门口。陈姐是晓勇单位办公室主任,严师傅是晓勇的师傅,放下睡着的孩子,小丽来到客厅,由于时间有些晚了,两位开门见山,陈姐说,小丽父亲下午找严师傅聊了,知道因为工作上的事让小丽对晓勇有些误会,所以找到陈姐帮忙解释。昨晚确实是晓勇机房值班,23:00点多,黄牛铺镇发生交通事故挂断光缆,晓勇带人前去抢修,由尹刚临时过来顶替值班。今天下午回来,晓勇又带同事分头处理故障,过一会就能回来。

严师傅说,晓勇是个好小伙,踏实、正直、有责任、有担当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晓勇在单位能全力以赴工作,因为有你对家庭的默默付出和奉献,我们都谢谢你。小丽的脸红了,一个劲地说:“应该的、应该的”。

陈姐和严师傅走后,小丽喜滋滋地在屋里转来转去,想想,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走进厨房,一会又出来,拿起手机,给晓勇发了条短信:“忙完后回家吃饭,儿子想你”。

上一条:“广电扶贫·宽带乡村”途中感悟黄土高坡精神 下一条:我心中的英雄

关闭